九月城

补漫后的碎碎念

Murphy in the Night:

以前从没看过杰森相关的东西,虽然知道红头罩之下特别有名,但也没看过,所有对杰森的了解,最初的了解,都源自超蝙同人里附带的21或者杰森个人。


后来被基友安利了,又被阿狼安利了,最近补了一些桶相关的漫画和动画,包括红头罩之下,A Death in the Family,最终危机倒计时,P52的蝙蝠侠与罗宾,N52法外之徒。于是,我在原作里看到了一个与同人里完全不一样的杰森。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的理解与大多数人的有偏差。


同人里最常见到的杰森的性格特征,暴躁、易怒、喜欢说脏话(偶尔),这些我都没看到。


所谓的性格特点,是指面对一件事,个体所表现出的特殊反应。例如,得知自己母亲过世(正常死亡),正常人的反应是惊讶与悲伤。这是一个基本反应,由此产生的默默流泪(隐忍性格)或嚎嚎大哭(外向性格)则是具体的性格体现。或者在听到这件事之后不悲反笑,那便能引出另一个故事。


如果说大少是乐观开朗,性情温和而幽默,三少是冷静、从容而机智,大米是狂妄、骄傲与孩子独有的童真的话。那么杰森呢?作者对杰森的生活描写太少了。人们总说杰森性格暴躁,易怒,但是想想杰森经历的事。事实上,他很难不愤怒。他的愤怒不是源自他的性格,而是源自他的遭遇。如果说他遭遇那些事情还没有任何反应的话,反倒可以说“这个人性格隐忍”或者“为人豁达”。但他没有,他只是原原本本地表现出了遭受不公与厄运的人所该有的最基本的反应。我也不觉得桶鲁莽或者说嗜血。他总是在有计划地行事,虽然计划有时会不如布鲁斯周全(这不涉及性格,而是处理信息的能力,DC世界里就没几个人比布鲁斯考虑事情周全),但相比之下,远比迪克更具备规划性(所以迪克在这方面的性格表现就比杰森突出)。


而杰森,我在与基友的谈话中提到:我目前能想到的桶的性格特征就只有——嫉恶如仇。对孩子的怜悯,对罪犯的仇恨。杰森与布鲁斯都是将愤怒装在心里的人。然而各自的经历带给他们不同的三观,也促成了他们不同的行为准则:布鲁斯是不杀人,杰森是害过孩子的人必须死。


在最终危机倒计时里,地球15里的杰森完全继承了蝙蝠侠的衣钵,地球51(这两个数字是偶然还是巧合)里,蝙蝠侠则因为杰森的离世杀死了所有罪犯。面对这样一个“实现他愿望”的蝙蝠侠,杰森给出的回答却是:


“我们都死了,‘蝙蝠侠’。不管是谁都看得出,早在几年前,你的内在就死了。”


这一幕的安排,不是杰森已经释怀,而是所有的一切他从一开始就明白。主世界的布鲁斯曾说“我觉得你从未明白”,但我认为杰森一直都明白,他只是选择不那么做或者他的遭遇令他没有别的选择。正如我前面说的,造成这一点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人三观上的冲突。


杰森的行驶原则在蝙蝠侠“死”后的披风争夺战里,变得更加苛刻与暴虐。也许正是蝙蝠侠的“死”让杰森进一步确定,只有更残酷地打击犯罪才是唯一出路。


这里还要说一下,N52与P52的杰森性格差别有些大。我个人无法认同N52,法外之徒里各种潜移默化的黑蝙蝠侠的对白,看着实在不是很舒服。对杰森的塑造感觉不是很成功,如果作为其他人物来看,倒是很不错。N52的桶安静、睿智、粗中有细,对朋友关心,与和罗伊、星火的羁绊,与迪克、提姆、大米之间的手足情谊,这些刻画明显而成功。但我个人认为,编剧成功确实塑造了一个丰满的角色,但却不是一个真正的杰森·陶德。


也许是因为老生常谈的话题令编剧觉得杰森的过去对读者而言不再充满新意,所以将重点放在杰森的未来和他与其他人新的羁绊。这本身没有问题,但对过去的淡化却,在我看来伤及了杰森·陶德这一角色的核心。看最终危机倒计时时,我激动地和基友表达了我这一想法。


她当时反问我:“你觉得桶最核心的是什么?”


我回答:“无法消除的恨与永不磨灭的爱。在这种极剧矛盾下,茫然却又坚定地活下去的人才是杰森·陶德!”


让杰森否认或摒弃自己与蝙蝠侠之间的过去,在我看来,本身几乎可以说是一种OOC行为。如果有一天杰森走出仇恨,当然我也希望他有一天能够释怀,能够走出过去,然而正因为他不能,他才成为杰森·陶德。






_(:з」∠)_说了这么多,其实真正想说的是,如果我写OOC了,不要揍我,以及一直没更新不是偷懒,是在揣摩角色(找借口ING)。等锅盖逃

评论

热度(36)

  1. 特工羊咩Murphy in the Night 转载了此文字
    非常赞同这个对于杰森性格的分析。事实上,如果杰森和布鲁斯之间一切恩怨纠葛随风而逝的话,红头罩依然是红...
  2. 九月城Murphy in the Nigh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