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城

补漫后的碎碎念

Murphy in the Night:

以前从没看过杰森相关的东西,虽然知道红头罩之下特别有名,但也没看过,所有对杰森的了解,最初的了解,都源自超蝙同人里附带的21或者杰森个人。


后来被基友安利了,又被阿狼安利了,最近补了一些桶相关的漫画和动画,包括红头罩之下,A Death in the Family,最终危机倒计时,P52的蝙蝠侠与罗宾,N52法外之徒。于是,我在原作里看到了一个与同人里完全不一样的杰森。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的理解与大多数人的有偏差。


同人里最常见到的杰森的性格特征,暴躁、易怒、喜欢说脏话(偶尔),这些我都没看到。


所谓的性格特点,是指面对一件事,个体所表现出的特殊反应。例如,得知自己母亲过世(正常死亡),正常人的反应是惊讶与悲伤。这是一个基本反应,由此产生的默默流泪(隐忍性格)或嚎嚎大哭(外向性格)则是具体的性格体现。或者在听到这件事之后不悲反笑,那便能引出另一个故事。


如果说大少是乐观开朗,性情温和而幽默,三少是冷静、从容而机智,大米是狂妄、骄傲与孩子独有的童真的话。那么杰森呢?作者对杰森的生活描写太少了。人们总说杰森性格暴躁,易怒,但是想想杰森经历的事。事实上,他很难不愤怒。他的愤怒不是源自他的性格,而是源自他的遭遇。如果说他遭遇那些事情还没有任何反应的话,反倒可以说“这个人性格隐忍”或者“为人豁达”。但他没有,他只是原原本本地表现出了遭受不公与厄运的人所该有的最基本的反应。我也不觉得桶鲁莽或者说嗜血。他总是在有计划地行事,虽然计划有时会不如布鲁斯周全(这不涉及性格,而是处理信息的能力,DC世界里就没几个人比布鲁斯考虑事情周全),但相比之下,远比迪克更具备规划性(所以迪克在这方面的性格表现就比杰森突出)。


而杰森,我在与基友的谈话中提到:我目前能想到的桶的性格特征就只有——嫉恶如仇。对孩子的怜悯,对罪犯的仇恨。杰森与布鲁斯都是将愤怒装在心里的人。然而各自的经历带给他们不同的三观,也促成了他们不同的行为准则:布鲁斯是不杀人,杰森是害过孩子的人必须死。


在最终危机倒计时里,地球15里的杰森完全继承了蝙蝠侠的衣钵,地球51(这两个数字是偶然还是巧合)里,蝙蝠侠则因为杰森的离世杀死了所有罪犯。面对这样一个“实现他愿望”的蝙蝠侠,杰森给出的回答却是:


“我们都死了,‘蝙蝠侠’。不管是谁都看得出,早在几年前,你的内在就死了。”


这一幕的安排,不是杰森已经释怀,而是所有的一切他从一开始就明白。主世界的布鲁斯曾说“我觉得你从未明白”,但我认为杰森一直都明白,他只是选择不那么做或者他的遭遇令他没有别的选择。正如我前面说的,造成这一点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人三观上的冲突。


杰森的行驶原则在蝙蝠侠“死”后的披风争夺战里,变得更加苛刻与暴虐。也许正是蝙蝠侠的“死”让杰森进一步确定,只有更残酷地打击犯罪才是唯一出路。


这里还要说一下,N52与P52的杰森性格差别有些大。我个人无法认同N52,法外之徒里各种潜移默化的黑蝙蝠侠的对白,看着实在不是很舒服。对杰森的塑造感觉不是很成功,如果作为其他人物来看,倒是很不错。N52的桶安静、睿智、粗中有细,对朋友关心,与和罗伊、星火的羁绊,与迪克、提姆、大米之间的手足情谊,这些刻画明显而成功。但我个人认为,编剧成功确实塑造了一个丰满的角色,但却不是一个真正的杰森·陶德。


也许是因为老生常谈的话题令编剧觉得杰森的过去对读者而言不再充满新意,所以将重点放在杰森的未来和他与其他人新的羁绊。这本身没有问题,但对过去的淡化却,在我看来伤及了杰森·陶德这一角色的核心。看最终危机倒计时时,我激动地和基友表达了我这一想法。


她当时反问我:“你觉得桶最核心的是什么?”


我回答:“无法消除的恨与永不磨灭的爱。在这种极剧矛盾下,茫然却又坚定地活下去的人才是杰森·陶德!”


让杰森否认或摒弃自己与蝙蝠侠之间的过去,在我看来,本身几乎可以说是一种OOC行为。如果有一天杰森走出仇恨,当然我也希望他有一天能够释怀,能够走出过去,然而正因为他不能,他才成为杰森·陶德。






_(:з」∠)_说了这么多,其实真正想说的是,如果我写OOC了,不要揍我,以及一直没更新不是偷懒,是在揣摩角色(找借口ING)。等锅盖逃

来来来我给大家梳理一下时间线:风切太太五月催bs文被发现,删除→声明自己只吃sb→画bs人鱼→再度声明只是爱鱼不爱bs→亲友在评论区支持风切但说风切互攻→昨天有人爆料风切咒别人全家不得好死+组织一批太太免费出本却想独自收钱(有证据)→今天一位太太声明要做长微博→声明之后一个小时风切声明炸号

风切kazekiri:

wb被炸号了,目测找不回来,感谢前sb同伴的努力,你们成功了。

如果按你们说不承认自己也吃bs是为了守着粉丝赚钱,那么我把lof封闭吧。


我的接受度很高,导师的影响比较多,所以我并不后悔在被私信推荐了bs文后和bs的妹子成为朋友表达好感,私信推荐给我的理由是“这个人的很多地方和你很像,看看吧”。即使我并没有站bs也觉得确实很亲切,加上并没有开车内容也比较清水剧情就很有兴趣,我与他只是互相包容各自喜好罢了,我也不愿过去。对超人的屁股没兴趣啊……

唯一的错可能是没有其他人想的那么多,就是“周全一点洁身自好用小号”吧。但我并不吝啬赞美我喜欢的人。

请继续关注新人和之前的作者们并鼓励他们的创作,对于作者而言,他们看见评论会很开心的。

很抱歉。
这个号开新坑还是有市场的,但是我不愿意。大概算身死明志吧。
















卸载封号,感谢各位。

【N52超蝙】Here Without You

前言:310贺文 N超XN蝙 R超对N蝙单箭头 背景设定为N超变成幽灵陪伴在蝙蝠侠身边,他从一个担忧着地球的超级英雄变成只注视着爱人的幽灵

灵感来自怪石像太太在群里发的漫画截图 内容脱离rebirth 文笔矫情 请多多担待


1

  眼前灰蒙蒙的飘散着尘埃的颗粒,厚重烟土中散发着腐烂的尸体气味让超人不自主地打了个喷嚏。“好吧克拉克,”他自言自语道,“你的嗅觉弱化的跟人类一样了。”

  他挣扎着爬起身,没有时间拍打身上的泥土。超人看向四周,他的超级视觉和嗅觉都失去了功能。现在的他恐怕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受伤严重的普通年轻人。“拉奥啊,这不太妙。”超人试图起飞,他的腿部开始痉挛,小腿的肌肉拧在了一起。“好吧,我连飞行也做不到了。”

  现在的他是一个被海洋困在世界边缘中小岛上的一棵树。更糟糕的是他的四周不是蓝色的海而是黄色的沙尘。也许四周会有尖尖的哥特高塔,飞翔的魔怪或是疯狂的女巫,超人沮丧地想着,这场景太像恐怖片了。

  世界!一个词语敲响了他。他不对劲,那地球还好吗?超人选择了一条路磕磕绊绊地跑着。也许布鲁斯他们正在战斗,也许他们也陷入了更大的危机,该死,我听不到他们的心跳声。

   超人试图回忆发生了什么,但他的大脑如爆炸的恒星一样混乱。一道橙色的光,他回忆着,他跟我战斗,他说他是正义联盟中的一员,他骂我是冒牌货。愤怒的我带着他冲上了太空。这个时候佐德又冒了出来。最后,有人在捧着我的脸哭泣。

  死亡!另一个词语让超人彻底清醒。他奔跑的脚步放缓,冷汗从额头上滚落,他睁大眼睛,确定自己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清醒又更加睿智。“世界在重生。”他肯定道,“而我是一个不应该存在在时间线上的超人。”

  “而真正的超人,已经回到地球了。”

   仿佛他答对了什么游戏里的通关密码一样,世界正在清晰地展现在他面前。眼前的场景他无比熟悉,在他还存活时,他带着喜悦或是忧伤的感情踏入了千万次。

  “嗨,B。”他走向在蝙蝠电脑前沉思的蝙蝠侠。“我好像被另一个超人代替了。你有没有办法……”

  克拉克突然顿住。

   一条裹着蓝色紧身布料的青年人的胳膊穿过眼前人黑色的盔甲。

  “不……不能。你们不能……”超人艰难地组织语言,他的思考能力被强力胶带捆住扔到原野。钢铁之子声音单调而带着哭音。他感受不到熊熊燃烧着大地的黄太阳的光,感受不到充斥力量的满足于实感。“你们不能让我……”

  “变成幽灵。”


2.

  “世界各个国家均发生大型地震。”电视机里美丽的女记者露易丝正在直播报道大都会的受灾情况:“我们目前很难确定地震形成的原因,是天灾还是人祸?以及地震所造成的具体伤亡。”

  “佐德在攻击地球。”蝙蝠侠形色匆匆地走向联盟的成员。“超人,你立刻去阻止他。女侠,灯侠,你们需要救助来不起撤离的民众…..”

  克拉克注视着安排任务的蝙蝠侠,他担忧的想,没有了他的地球能如何阻止佐德的破坏。

  他不信任那个尖锐、曾攻击他辱骂他存在的超人。

  人们的尖叫声,微弱跳动的心脏声,大楼被破坏倒塌的声音传入克拉克的耳膜。克拉克痛恨自己不能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但还好,克拉克想,布鲁斯还在。蝙蝠侠总是有办法的。

  在民众眼里,超人一如既往地解决了地球的危机。也许这个超人和自己对地球没什么区别。克拉克稍许放心,他的注意从一颗星球逐渐缩小到一个人类身上。

  他对着在废墟中低着头沉默的人类喃喃自语:那么对于你呢,布鲁斯,你还会记得我吗?


3.

  “蝙蝠侠我…..”超人尴尬地挠挠头,飞到蝙蝠侠身旁,红色披风的一角覆盖在黑色披风上。“我不太会用这台电脑。密码是什么?”

  “我记得我告诉过你。”蝙蝠侠随手敲下一堆字符,“香蕉马芬。”

  超人飞着绕蝙蝠侠转了个圈:“我并不知道。”

  他看到蝙蝠侠抿起嘴,无意跟他继续废话,目光转向电脑:“可以开始了。你若能快点完成还能赶上小乔放学。”

 “好、好的。”超人磕磕绊绊地回答,老实地坐在蝙蝠侠旁边的座椅上阅读上一次战斗的总结报告。

   你个笨蛋!飘在蝙蝠侠身后的克拉克忿忿地想:你应该像我一样我陪他在蝙蝠洞工作几天几夜。密码,操作,信息就不需要布鲁斯再指导你一遍了。

  似乎无法忍受另一个自己在帮助蝙蝠侠完成总结报告时的生涩和疏离,克拉克烦躁地在自己和布鲁斯之间游离着目光。

   克拉克注意到布鲁斯僵直的手指,他的阅读打字比平时艰难了许多,他的后背僵硬,伤口也许在隐隐作痛,但蝙蝠侠不愿意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虚弱。鬓角的白发暗示着他行将中年,面具下的脸已经出了密密的汗。他在微微颤抖,可能是旧伤复发,也可能是身边人的陌生感侵扰着他。超人应该再快一点,克拉克忧伤地想,蝙蝠侠已经三天没有睡眠了。

  但是超人却没有注意到。也许他沉浸在报告的撰写工作,又或许在思考晚上和小乔的室外运动。

  克拉克感觉到一双手掐住了他的脖子,让他感觉到了窒息的晕眩。不对,你不应该如此。我和蝙蝠侠是世界最佳拍档。我是他最好的朋友,最关心他的伙伴。我是超人,我有最灵敏的感官。即使布鲁斯拒绝我也愿意去照顾他。为什么我能看到他的沮丧和难过,而你却不能?克拉克以一种忧伤混杂着痛苦与绝望的目光审视着工作中的超人。你不是我,如果克拉克能发出声音,那么他现在一定在嘶吼:你能看到整个世界,但我只愿意看到布鲁斯。

  克拉克想伸出手臂来抱抱布鲁斯,可他失败了。

  他是幽灵,他不会有泪水。

  但克拉克看着自己透明的双手伤心地仿佛哭了出来。



4.

  暴风雨侵略着黑暗的城市——哥谭。糟糕的天气破坏着古老城市中的树木花草和人类建造的广告牌。路灯一明一灭,若是平日,潜伏在哥谭的罪恶早已伸出血淋淋的手拥住过往无辜的行人。但恶劣的天气像狼震慑恶犬阻止了罪犯们的活动。

  韦恩庄园中黑漆漆的柏树被暴雨撕去利爪,建筑物仅有寥寥几扇窗户露出昏黄的灯光。庄园的主人睡得并不安稳,暴雨声惊扰了他,他睁开眼,浑浊的目光渐渐清明。

  “我在梦中看不到你了,克拉克。”布鲁斯撑起身子,肩膀上滑下的丝质睡衣暴露了主人身体的一道道伤痕。“也许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梦,一个……我的幻想。”

  克拉克轻抚着布鲁斯的伤疤,一道一道。有些伤痕狰狞地不像人类身躯足以承受。

  “我们失去了十年,现在的超人是真实的。”

  克拉克吻上了布鲁斯身上最深的一道伤痕。

  布鲁斯的声音在空旷的卧室里显得衰老而孤独:“我很感谢你,克拉克。很感谢你能够对待人类如此友善。”布鲁斯想起克拉克水彩般透明澄亮的蓝眼睛,眸中的光彩像海鸥飞跃大洋冲上天空。“世间又赠与人类一个超人,我应该接受他。让他成为我们联盟的伙伴。”

  “可是我……”

  克拉克看向布鲁斯的脸。多年的相处培养出的默契让克拉克明白他咽回去的话语。蝙蝠侠只信任和他合作过的超人。默契存在于布鲁斯和克拉克之间,而非蝙蝠侠和现在的超人。

  人类突然开始咳嗽,上次的战斗不仅仅伤害到他的肌肉与骨骼,还波及到了内脏和呼吸系统。也许这些伤在与这个人类过往的经历比不算什么,他并不在意地躺下。

  克拉克看着咳嗽与腹部的阵痛令布鲁斯难以再次入眠,他焦急地瞪着双眼,希望能够通过透视查看布鲁斯的内伤。

  然而他失去了超人的能力。

  真正的超人一夜未来。

  “布鲁斯,我……我一定会让你找到我、看到我。我很想你布鲁斯……我想安慰你,我想触碰你,我想拥抱你。我想在我看到你的同时,你也能望向我。”

  “布鲁斯,我一定会,一定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等我……”


5.

  圣灵,请怜悯我们。基督,请怜悯我们。

  韦恩庄园树林后的墓地,只有三个人伫立在一个还未掩埋的棺材旁。少年稚嫩的声音惊起了几只乌鸦。

  基督,请眷顾。基督,请倾听。

  中年男人低垂着头,抿着嘴,身躯略微向身旁的老人倾斜。 

  圣父,请怜悯我们。圣子,我们的救世主。

  他们都知道,棺材里空无一物。

  万能的圣灵。我们的神明。

  陪着灌木来到了陵园,哥谭的风一如既往地肆虐,吹开了男人的长衣,吹得衣角翻扬,吹得桉树的叶子在地上不停地翻腾,漫天飞舞。

  人类的造物主。人类的救世主。

  少年的悼词结束。老人铲土掩埋棺材。克拉克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他飘向不远处的小屋里,里面是布鲁斯父母的棺木。

  然后他看到了超人。

  超人轻抚布鲁斯父母的铂金名字。他是如此沉静、专注注视着棺木。克拉克感觉到眩晕,眼前的自己身后的红披风边缘散发着金色的光。他感觉自己在靠近黄太阳。

  克拉克失去了知觉。

  布鲁斯没有看到葬礼的最后,他离开墓园,回到卧室。

  他坐下来,手捧起酒杯,然后把酒液倒掉在旁边的花盆中。布鲁斯脱下大衣,里面是普通的便装:深色西服,白色里衬,深蓝色领带。没有了蝙蝠侠生硬冰冷的盔甲和头套,他看上去平静温和了许多。点了一根烟,目光空洞,被烟雾保卫着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过了约半小时,他走入蝙蝠洞,穿上最普通的蝙蝠套装,在电脑前继续录入着信息。

  许久,蝙蝠侠的声音突兀地在空旷的蝙蝠洞中响起:“你一直在看。”

  超人缓缓从高处飞下:“是的,布鲁斯。他应该得到安眠。”

  “但他不存在。”

  “不,布鲁斯,别这么说。”超人想把手放在搭档的肩上,但在半空又缩回去。

  “如果你到哥谭是为了讨论一个不存在的人。那么滚出这里。”

  “这件事不重要吗?”

  “不重要。你在浪费时间。”

  “.…..”

  “比起这个,超人,你不如看看瞭望塔的下一季度的……”

  “够了。”

  “我不明白!”一向态度温和,对着民众笑的灿烂的超人此时此刻对着搭档表达着自己的愤怒,“你的每一条指示我都照做了。你让我去地心抽出要爆炸的元素碎片,我抛下小乔就去了地心。你    你知不知道我……”

  蝙蝠侠瞪着超人:“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知不知道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在想什么?”超人不顾蝙蝠侠严肃的目光,继续说道:“当我快被地心的高温融化的时候,我在想你。”

  “我在想你为什么用如此生硬的语气命令我。蝙蝠侠,我是超人。我愿意为这个世界牺牲自己。”

  “当佐德和我被传送至外太空的时候,我又想起了你。”

  “我想,你始终不信任我。”

   超人定定地看着蝙蝠侠,脸上无悲无喜,但布鲁斯感觉超人蓝色的双眼盛满了整个碧蓝的湖泊。

   “当我在想你的时候,你透过我,在怀念另一个超人。一个你信任,愿意把蝙蝠侠的心交出去的超人。一个你们互相注视对方,能从对方眼里看到爱的超人。”

  “你们之间有令人羡艳的默契,而我们没有。但我、我……我十分想做到和他一样好。我也想和你共有一个单词。布鲁斯,我……”

   “你想多了,超人。”蝙蝠侠依旧用低沉的没有感情的声音打断他:“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明天可以继续讨论。”

  “不!布鲁斯!”超人在蝙蝠侠的面前飘起来,红色的披风在他脚边飞扬。超人低着头,凝视着侧头注视着窗外地球的搭档,“事实上是,我嫉妒他。我攻击了他,而他现在不在了。布鲁斯,你的痛苦在折磨着你。”

  “你拒绝信任我,是因为你在惩罚你自己。你认为没有救下他是你的责任。”

  “我就不应该存在。”

  克拉克突然睁开眼,他感觉到自己的情绪被身边的超人影响。他不甚清醒的大脑隐约感受到超人正在愤怒的单方面与布鲁斯吵架。他感觉到了自己与超人共有的情绪:不甘、痛苦、愤怒与……

  羡慕和嫉妒。

  他们的情绪在互相影响,他们无意间感知着另一个自己的感受,并共鸣着放大。

  克拉克眨了眨眼。他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涌入进他透明的身体里,力量温暖而熟悉,就像他第一次站在孤独堡垒里沐浴在纯净的黄太阳光一样。那时的他飘在半空,笑着低头看向站在冰上的蝙蝠侠回望着他。布鲁斯穿着白色大衣,尖尖的蝙蝠耳尖反射出的阳光闪入克拉克的眼里。现在的克拉克站在蝙蝠侠的面前,蝙蝠侠黑色的披风紧紧裹住他的身躯,蝙蝠洞里也仅仅被电脑的蓝色光照的昏暗。

  无论是黑还是白,年轻的蝙蝠侠还是老年的他,同伴亦或是暗恋之人。

  克拉克想,他都是那么美好。

  他释怀了。

  超人飞走了。蝙蝠侠叹气的转回电脑桌,继续繁重的工作,码字声音回响在蝙蝠洞中。

  克拉克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于是在最后的最后,无字天书的最后一页,他们的故事即将结束之时,克拉克用尽自己最后一点超能力,用红射线加热了蝙蝠侠身边凉透的牛奶。

  “晚安布鲁斯,”克拉克感觉身体在变冷,他在消失,“新的一天还有更多的挑战。你应早点安眠。”

  他吻上了蝙蝠侠冰冷的头盔。

END

All the miles that separate

Disappear now when I’m dreamin’ of your face

I’m here without you baby

But you’re still on my lonely mind

I think about you baby and I dream about you all the time

I’m here without you baby

But you’re still with me in my dreams


一茗:

窝画完了!出胜对方的诞生花!(just一个脑洞(感谢摄影师轰君和道具师&特效师丽日

古风小说取名秘诀其一

東醉散人:

散人来解救起名废们。 


很多人应该都听说过这么一句话:“男楚辞,女诗经;文论语,武周易。”是指取名可以参考的经典。


听散人一句话,别参考这四部。




翻诗经翻到吐,取出来个名字很可能仍是俗,还重度撞名。毕竟文章千千万,用得多了,也就用烂了。


自己取名,又怕取不好是么?


什么苏紫雪、水秋寒、萧逸飞……看得毛骨悚然,还不如老老实实王爱国、齐昂强。


实在不会自己取名的,又想取得文雅、古意、不俗的名、字、号,来听听这一招,包学包会,简单粗暴。想当年(作老气横秋状),散人也曾经这样取了许多名。




方法就是:


看一首诗其中两句,取上句首字、下句末字,结合成一个名字。




听着不容易?来来来,随意翻开杜甫、李商隐:




杜甫:



闻道花门破,和亲事却非。【闻非】


名园依绿水,野竹上青霄。【名霄】


苑外江头坐不归,水精春殿转霏微。【苑微】


浅把涓涓酒,深凭送此生。【浅生】


岭猿霜外宿,江鸟夜深飞。【岭飞】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岁宵】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剑裳】





李商隐: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云沉】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君池】


元和天子神武姿,彼何人哉轩与曦。【元曦】


客去波平槛,蝉休露满枝。【客枝】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宣伦】


旭日开晴色,寒空失素尘。【旭尘】





强力推荐李商隐,几乎每一首诗都可以用!李杜王白随手一翻,全都可以是个好名字,几乎所有唐诗,以及唐代之后的诗都不乏好使的诗句:





李白: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明梧】


白居易:九月西风兴,月冷露华凝。【九凝】


唐寅:梅子坠花茭孕笋,江南山郭朝晖静。【梅静】


倪瓒:靡靡风还落,菲菲夜未央。【靡央】





除了李贺。


目前只发现这一招对长吉哥哥是真的不好使,不知道为什么……




另外,名家大作自然多,还有一种诗,出乎意料的好使:画谱。


一些古代画谱或者其他图谱会把技法写成诗,比如明代《高松竹谱》里,写雪竹画法的歌诀:





雪竹枝干似雨垂,杆头安叶法难为。【雪为】


左拳按块油单纸,叶叶都从纸上飞。【左飞】





至于词曲,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可能没有诗好使,会少一些、难找一些:



辛弃疾:歌串如珠个个匀,被花勾引笑如颦。【歌颦】


辛弃疾:少年风月、少年歌舞,老去方知堪羡。【少羡】


陈维崧:今年愁似柳丝长,春宵梦断昭阳。【今阳】


刘仙伦:又是一年春事,花信到梧桐。【又桐】


吴文英:越娥青镜洗红埃,山斗秦眉妩。【越妩】


侯真:雪消楼外山,正秦淮、翠溢回澜。【雪澜】



最后这个真的是随手翻开《钦定词谱》看到的。





此外也可以灵活运用,譬如同音字:



李商隐:如何肯到清秋日,已带斜阳又带蝉。【如婵】


杜甫:人生不相见,动如参和商。【仁商】


李商隐:丹元子何索,在己莫问邻。【丹麟】


纳兰性德:松梢露点沾鹰绁,芦叶溪深没马鞍。【松安】





而且因为格律问题,取的名字平仄会比较和谐、好听。


没错,名字的平仄也是很重要的。(所以请不要跟我提白子画,这个名字我能吐糟三天三夜不带重复。)




取名小绝招一枚,分享给大家啦!